1岁男童自行出门遭车碾死 父母被判担三成责

通过肖利娜

1岁男童自行出门遭车碾死 父母被判担三成责

  28日,武侯法院审理了一起机动车交通责任事故纠纷。去年12月,货车司机郑某启动货车右转时,意外碾过突然出现在右侧的娃娃。最终,司机被判承担7成责任,赔偿20余万元。在28日的庭审上,一段监控视频还原了此次意外的完整过程。事实上,在启动货车前,郑某曾专门用手机照明,绕车检查一周,而这时,娃娃从他背后擦身错过。紧接着,惨剧就发生了。

  监控还原

  司机绕车检查一周 与1岁男童擦肩而过

  28日上午,该案在成都武侯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肇事司机郑某早早来到法庭,等待法院作出判决。在此前的庭审中,他极力请求法院重新划定事故责任,因为他认为娃娃的父母未尽到监护义务,并专门提交了一份事发时的监控视频。

  庭后,记者拿到了这份作为重要证据的监控视频。监控显示,事发当晚,成都永康路附近下着小雨,郑某的小型货车就停在某物流园的空地上,车尾朝着监控的摄像头。从小货车右侧车门位置,郑某出现在了监控画面中。紧接着,他掏出了一个发光物体(他自称是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模式),顺着车尾绕车一周,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正当郑某走过车尾,右转到车身左侧时,娃娃从监控画面的左侧出现了,从郑某身后不远处朝着车尾位置慢慢移动,而郑某头也不回地从左侧上车。正是在这次擦身错过后不久,惨剧发生了。等到娃娃走到车身右侧位置时,郑某准备发动货车,先后亮起尾灯和远光灯。很快,货车右转挂倒娃娃,并从其身上碾过。货车颠簸几次后驶离现场,郑某也未下车查看。

  父母讲述

  孩子一向乖巧 自行出门撒尿遭意外

  这名惨遭碾压的娃娃1岁零9个月,是物流园小卖部朱某某、魏女士夫妇的孩子。事发时,正值晚上7点过,一向乖巧的孩子放下饭碗,冲着爸妈说了句“尿尿”后,就自行出门撒尿。“我当时正在厨房里忙,没有跟到一起,况且之前他也自己去撒过尿。”朱某某说,物流园中,白天车流较大,晚上并不多,家和撒尿的地点本是一条直线,但因为停着那辆货车,孩子只能从车尾绕行,没想到就出事了。事发后,交警部门认定郑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朱某夫妇随即将郑某和保险公司起诉到武侯法院,要求判令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52万余元。

  法院判决

  父母担责三成 司机判赔20万

  法院审理认为,从监控视频来看,郑某上车前绕了一周进行检查,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郑某发现从他身后走过的娃娃。此外,货车碾压娃娃后,车身产生了一定颠簸,但郑某并未停车。郑某解释为事发一带地面原本凹凸不平,加上之前已经做过绕车检查,他以为是地面引起,遂未留意。

  基于以上理由,法官未采信交警部门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并综合父母未尽到监护义务认定郑某承担事故70%责任,朱某、魏女士共同承担事故30%责任,依法判决保险公司赔偿16万余元;郑某支付朱某、魏女士20万余元。

  延伸阅读

  驾校教练:右转盲区很致命

  驾驶员驱车出行经常会遇到“视线死角”,俗称驾驶盲区或视觉盲区。成都某驾校教练范尧林曾从事驾驶教学多年,在他带的学员中,被扣分最多的就是考试时不注意观察判断,导致碰线。为此,他在教学时会专门提醒学员注意视觉盲区。

  尽管多观察可以避免人为盲区,但车体本身构造造成的盲区却很容易造成事故。“现在的大卡车,针对驾驶员难以观察到车尾的情况都会安装多个后视镜,但是小车车体较小,驾驶员的视线易受影响。特别是小车前挡风玻璃的柱子,比较宽大,就容易造成驾驶盲区。此外,驾驶员在转弯过程中最容易遇到的就是右转弯盲区。针对此案而言,范尧林认为除了和夜色有关,还跟小孩的身高有关,“那种小货车的座位较高,小孩如突然出现在右车门位置,很难观察到。”

  判决之后

  父母触景生情 半月不敢进宝宝房间

  庭审结束后,郑某走出法庭,掏出一支香烟递给了朱某:“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无心的。”朱某扶着妻子肩膀,忍住已经流出的眼泪摇摇头说,“我从不抽烟。”顿了顿,他又说到,“当时处理的时候,交警就让我别打你,我不想看到你。”说完这句,他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而妻子也在一旁捂着脸抽泣。

  事发后距今已近一年,魏女士自称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娃娃一直很乖,很少生病,但说话很迟,直到事发前,他只能说一些“爸爸”、“妈妈”、“饭饭”之类的叠词。魏女士说,车祸发生后,她感觉到处都是娃娃的影子,半个月不敢进屋睡,因为每次都感觉娃娃就在身边。朱某见妻子哭个不停,甚至偷偷删掉了两人手机中娃娃的所有照片,唯剩下那网络空间中上传的照片,但都不敢触碰。

  司机家也散了 父母车祸身亡女友离去

  郑某尴尬地收起香烟,静静看着朱某夫妇走开。面对记者采访,他默默地说:“我家也散了。”郑某说货车都是按揭的,现在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但会想办法。“我认了!但整个家就毁在车祸上了。”郑某说,2009年他的父母也遇到一起车祸,母亲当场死亡,父亲头部被撞上,至今仍未痊愈。没想到才过5年,他又摊上了车祸。

  郑某今年40多岁,离婚后,孩子判给了前妻。去年,好不容易找了个女朋友,一起生活了半年,就发生这次车祸,“看到赔钱这么多,我女朋友也偷偷跑了。”郑某说。

  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4-10/29/c_1113024033.htm

关于作者

肖利娜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