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站流浪儿不愿回家称在这能吃饱

通过肖利娜

救助站流浪儿不愿回家称在这能吃饱

  连日来,华商报持续关注西安市救助管理站里的孩子们,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家。报道刊发后,1月7日,聋哑女孩“雅雅”和任旭阳被父母接回了家。

  昨日,好消息继续传来:

  西安市民陈先生提供了沈旭家人的信息,华商报记者顺利和沈旭老家所在地的派出所取得联系,西安市救助管理站正在积极和沈旭老家所在的四川省巴中市民政部门联系。

  “王龙”的妈妈昨日找到了救助站,当晚就把孩子接回家。

  另外,根据贾艳红提供的信息,已经联系到四川警方,对方表示会积极帮助寻找贾艳红的家人。

  沈旭的原房东:华商报上登的这孩子我认识

  昨日,家住西安城西贺家村的陈先生打来电话说:“华商报上登的沈旭我认识,他的父母曾带着他在我家住过两年,后来他父亲突然带着孩子走了,因为没给我付房费,户口本还在我这儿。”

  在陈先生家,华商报记者看到一个黑色的男式包。“这是沈旭他爸留下的,他和沈旭妈妈2012年12月到我家租住,他爸一直住到去年5月,沈旭这个娃特别乖,还在我们家旁边的小学上了一年多的学,那时他父母出去打工,中午娃回来没饭吃,就在我家吃。”陈先生说,沈旭的父母2013年9月分手了,“沈旭的妈妈把沈旭带回贵州老家,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娃又被送回西安”。去年5月,沈旭的爸爸突然带着孩子不见了,还欠了5000多元的房租和电费。“我当时想,看在娃可怜的分上,欠的钱就算了。看了华商报才知道,娃可能被抛弃了。”

  陈先生的妻子回忆,沈旭他爸好像是在外面包一些小装修活干,他妈经常打麻将不给娃做饭,两口子对娃都不怎么关爱。

  沈旭父亲留下的包里有儿子几张照片

  沈旭父亲留下的黑色男式包里,几个笔记本上面记了一些干活的收支,一个纸袋子里装着两张沈旭的照片,是7寸塑封的,照片上沈旭穿着漂亮的衣服,一脸笑容。

  包里还有一个黑色钱包,里面装了一张沈旭的一寸照片,目测是沈旭五六岁时拍的,虎头虎脑的非常可爱。看着这张照片,陈先生感慨地说:“沈旭他爸应该是很爱儿子的,可能是实在没能力抚养孩子,才把孩子遗弃了。”

  昨日,华商报记者拨打之前沈旭父亲留给房东的电话,接通后发现电话号码已经易主。

  记者行动联系上了沈旭老家的派出所

  从沈旭父亲留下的户口本上,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沈旭今年10岁,他的父亲叫沈×,家住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邱家镇。

  华商报记者昨日辗转联系上邱家镇派出所的王所长。得知沈旭现在住在西安市救助管理站,王所长说:“可以通过正常的手续,把沈旭移交到当地的救助站,这里毕竟离他家更近一些。”

  听说沈旭的家找到了,救助站的人都很高兴。西安市救助管理站正在积极和沈旭老家所在的四川省巴中市民政部门联系。

  昨日下午5时许,王所长打来电话说,经过了解,沈旭的父亲目前在秦皇岛打工,一直没跟家人联系,家中只有孩子奶奶一个人。

  对话沈旭“我又想回去又不想回去”

  带着一张沈旭的照片和一本沈旭以前的作业本,华商报记者来到西安市救助管理站。看到这些,沈旭非常惊讶,一改以往的沉默寡言,主动问:“这是从哪儿找到的?”当得知记者是从他家以前租住的房子找到的,沈旭期待地问:“还有什么?”当得知还没有联系到他父母时,沈旭的眼神又黯淡了。

  虽然对父母的消息很期待,但对于要给他找父母或送回老家,沈旭却很矛盾。

  华商报:你爸爸叫什么?

  沈旭:沈×。

  华商报:你妈妈叫什么?

  沈旭:陈关分(音)。

  华商报:老家还有什么人?爷爷奶奶还在吗?

  沈旭:爷爷死了,还有奶奶。

  华商报:送你回四川老家好吗?

  沈旭:又想回去又不想回去。华商报:为什么?

  沈旭:不知道。

  华商报:想回爸爸妈妈身边吗?

  沈旭:……(沉默)

  华商报:更喜欢这里(救助站)?

  沈旭:(点头)

  华商报:为什么呢?

  沈旭:在这能吃饱。

  华商报:爸爸妈妈不给你做饭吗?

  沈旭:(点头)

  “王龙”昨晚被妈妈接回家

  昨晚7时15分,西安市救助管理站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主任张军打来电话说,“王龙”的妈妈王晓毅找到了救助站,来接孩子回家,妈妈说,孩子真名叫蒲家辉。

  昨晚7时40分,华商报记者赶到了救助站,此时蒲家辉还在救助站。见到记者,蒲家辉说:“姐姐,你给我妈妈说说,我就想在这,不想回家,这里有小伙伴,家里就我一个人,太孤单了。”记者注意到,蒲家辉说话时一口的南方口音,而此前救助站工作人员问他是哪里人、父母叫什么名字时,他一口咬定“头磕了,都不记得了”。

  晚8时许,王晓毅取了身份证赶到救助站,一同来的,还有蒲家辉67岁的奶奶。见到蒲家辉,奶奶一下子眼睛就红了,说:“你这娃,把家人快急死了,奶奶为了找你,把脚都跑肿了。”蒲家辉低着头不说话。

  王晓毅说,他们老家在旬邑,租住在西安韦曲的一个民房内,平日里她和蒲家辉的父亲在外打工,蒲家辉和奶奶在家。蒲家辉本来在老家旬邑上学,因为不好好学习,学校不要他,父母把他接到了西安,在家待着。“他晚上跟着奶奶睡,去年12月7日晚上,奶奶睡到半夜,发现他不见了,我们一家人到处找他,为了找他,我把工作辞了,他爸脚都崴了。他说自己叫王龙是瞎编的,满口南方口音也是装的,这娃真让人头疼。”

  问她是怎么找到救助站的?王晓毅说,昨日她去派出所报警,看过华商报的民警告诉她孩子在救助站,她这才找到了孩子。“谢谢华商报,不是你们登了他的消息,还不知道要找到啥时候。”

  昨晚8时10分,蒲家辉被妈妈和奶奶带出了救助站。临走时,张军叮嘱他:“回家乖乖听话,千万不要再乱跑了。”蒲家辉不情愿地点点头,离开了。

  三毛确认并非肖先生的儿子

  “我在甘肃呢,能不能拜托你们帮我去确认下,看看三毛到底是不是我丢失的孩子?”肖先生通过电话告诉华商报记者,“我的孩子鼻子下面有两个雀斑,头上有两个‘旋’,只要看看这两个特征是不是符合,就能确认了。”

  华商报记者在救助站找到了三毛,遗憾的是,三毛鼻子附近确实有雀斑,但头顶只有一个“旋”。

  得知孩子只有一个“旋”,肖先生肯定地说,三毛不是他丢失的孩子。

  贾艳红家人还是没找到

  “根据贾艳红提供的家在塘河坝(音)以及父母的姓名,昨天我们联系上了四川南江县公安局,让他们协助寻找贾艳红的父亲贾正友,但目前他们还没有回复。”张军说。贾艳红说,自己所在的地方好像叫“赶场”,华商报记者查询后发现,南江县有一个“赶场镇”,随即联系上了赶场镇派出所的杨警官。杨警官说:“孩子说的塘河坝是几个村子的交界处,不确定到底是哪个村子,就不好找。”昨日下午,杨警官说:“我仔细查询了,我们这里没有‘贾正友’和‘李勤珠’,也没有贾艳红的户籍,我最近还会多留意。”

  昨日下午,贾艳红原来的房东许女士赶到救助站看望贾艳红。看到许女士,贾艳红叫了声“奶奶”,被许女士一把搂在怀里。“你爸也太狠心了,怎么就舍得把你扔了?”许女士连连感叹。

  许女士说,贾艳红和他爸爸在她家租住的时间并不长,但她一直惦记着贾艳红。“娃乖得很,我还以为娃都找到家了,没想到还在救助站。”许女士表示,如果找不到贾艳红的家人,她可以把贾艳红带回家里过年。贾艳红说愿意和奶奶一起过年,但还是希望尽快找到自己的家,“我想我妈妈,希望早点和妈妈团聚”。

  本组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毛蜜娜 采写

  我省表彰“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及公务员集体”

  华商报讯近日,省委、省政府决定:授予刘利娟等50名同志“陕西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荣誉称号,追授雷源泉、李晓敏同志“陕西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荣誉称号,授予蓝田县人民法院鹿塬人民法庭等25个单位“陕西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荣誉称号;给予蒋礼泉等49名同志记一等功奖励,给予西安市碑林区柏树林街道办事处等24个单位记集体一等功奖励。

  http://hsb.hsw.cn/2015-01/09/content_8561670.htm

关于作者

肖利娜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