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称儿子在校被体罚致病 学校称无体罚痕迹

 3月5日,王云芳接到了西山区法院的传票,她被昆明市西山区棕树营小学起诉了,理由是她扰乱了该小学的正常教学秩序。

  王云芳被起诉的原因要从一年前说起。因为怀疑儿子在棕树营上三年级时受到体罚,进而导致“肝肾轻度损伤,精神抑郁”,一年来她反复向校方、西山区教育局反映情况,并索赔10万元。

  学生家长

  “儿子上课时被体罚致病”

  2月28日,王云芳给记者拿出了一沓病历资料的复印件,这些病历资料都是她儿子小文的,是去年4月以来多家大医院出具的。

  “小文原在棕树营小学二年级四班上学。去年4月的一天,小文放学回家,我发现他老跑厕所,半小时就要尿一次,我觉得奇怪。追问之下小文才说,在学校的体育课上,被体育老师和体育委员体罚做深蹲和小兔跳,累得腰酸背疼,一天尿过20多次尿。”王云芳说,“有一次,我儿子跳绳没有做好,遭体育老师体罚,把我儿子捆在一棵树上,时间长达一节课。”

  王云芳说,她带小文去昆医附一院等多家医院检查过,“医生给出的结论是‘肝肾轻度损伤,心情障碍(精神抑郁)’。”

  “孩子转学后才敢讲真话”

  上学期开始,王云芳与棕树营小学交涉,“虽然得到体育老师的道歉,但道歉不诚恳。”这个学期,王云芳让小文转学,“我要让学校对儿子的伤害负责。”她提出10万元索赔。

  “儿子以前健康活泼,没有病,儿子在受体罚后才叫疼的。特别精神方面的变化就是从受体罚后开始变化的。”王云芳说,小文被老师体罚后,害怕去学校,晚上还尖叫,心里有阴影。医生也建议孩子转学。

  在解释为何一年后才向西山区教育局和媒体反映时,王云芳称:“以前向棕树营小学反映过,但一直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这个学期,小文转学了,我才敢把真话讲出来。”王云芳介绍,她在今年2月27日向西山区教育局反映了儿子的情况。  

  当事学生

  “我现在腰部还疼”

  9岁的小文身材较瘦。2月29日,就妈妈反映的被体罚一事,小文肯定了王云芳的说法。

  小文学着做深蹲的姿势说:“当时就是这样做的,每次都要求做100个。”开始做的时候感觉腰间有酸胀感觉,后来就有痛的感觉,尿尿的次数多,但每次量很少。小文说,有时的处罚是做小兔跳,“有次老师处罚我,把我捆在一棵树上。当时也不敢跑。”小文说话的时候摸了摸腰说,他还在吃药,腰部还是有些疼。

  小文原来的班级是棕树营小学三年级四班。2月29日,该班一名学生张力(化名)说,二年级下学期,该年级的体育老师和体育委员的确体罚过小文,同时还有其他班上的学生。有一次是投垒球没有达到规定命中率被体罚,体罚都是做深蹲。这名学生称自己因此也被体罚过。体育老师说是第一罚做50个深蹲,再犯后按照100、200个的标准来处罚,实际上只罚做50个。但这个学期没有体罚过学生了。“被体罚后,我们不敢告诉家长。”张力说。

  “他(小文)确实被体育老师捆绑在树上过。当时还绑过另一个同学,那个同学叫张××。”张力比划着回忆说,“他们被绑在一棵只有拳头粗的树上,那天好象是星期一。”

  3月1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棕树营小学杨校长,就相关情况进行核实。杨校长说安排该校一副校长接受采访,然而记者在棕树营小学门口等候多时都未见到这位副校长。记者再次拨打杨校长电话,已转入全球呼。

  西山区教育局

  对方一直不配合再做检查

  西山区教育局纪委书记李老师说,去年6月,小文的母亲提出体罚小文的说法,棕树营小学校领导多次要求家长带当事学生去昆明的大医院检查,校方想弄清楚小文的病到底与什么有关,昆明几家大医院由家长选择,但小文的母亲一直拒绝配合。去年9月上旬的一天,棕树营小学一名副校长在医院等了40多分钟,都不见家长带着孩子来。

  “去年6月,棕树营小学就体育老师批评学生方法不恰当向小文的妈妈道歉了。当时学校还买了礼物去看望小文,她的妈妈不接受。”李老师说,“但我们不认可是体罚,没有发现体罚的痕迹,没有造成后果的证据,过了这么长时间说是体罚,我们不认可。家长提供的病历,让人看不明白,向学校提出10万元赔偿,没有依据。”

  既然没有体罚,为什么道歉?李老师表示,不管家长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校方都还是先向家长做了道歉。

  就学生反映的小文和一名张姓小学生曾被老师捆在树上的说法,李老师表示,西山区教育并没有听说这个情况。对此,教育局会责成棕树营小学调查是否属实,如属实会严惩当事老师。

  西山区教育局法律顾问周律师表示,小文妈妈的行为已经扰乱了棕树营小学的正常教学秩序,学校已经提起诉讼,起诉的目的是,让学生家长通过正常渠道来处理问题。

  3月5日晚,王云芳说:“今天下午我已经从西山区法院收到传票,是棕树营小学起诉了我,将于4月20日开庭。”(都市时报记者 杨旭 实习记者 赵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