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010-63813995
010-63835845
当前位置: 主页 > 研究中心 > 海外信息 >

美国关于保护被虐待和忽视的儿童的法律

2011-10-13   来源:未知   fanqiuping
青少年维权网(http://www.chinachild.org)所有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克• 哈丁

 


马克• 哈丁(Mark Hardin )
法律博士
美国律师协会儿童与法中心国家儿童福利法律司法问题资源中心主任

   马克• 哈丁先生是美国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律师协会儿童与法中心的国家儿童福利法律司法问题资源中心的主任,主要负责美国律师协会所有与家庭保护、寄养以及收养有关的项目。同时,他曾经为美国47个州和若干其他国家的法院、政府机构、立法机构以及维权团体等提供培训和相关咨询。从1980年以来,他就一直在美国律师协会儿童与法中心里从事法律工作,同时还在美国霍华德大学和珀特兰州立大学任教。1967年他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72年他从俄勒冈大学毕业,获得法律博士学位。
   哈丁先生著作丰富,主要题材包括:政府机构如何携手法庭更好地为受虐及被忽视的儿童提供保护;描写妥善处理虐待和忽视儿童案件的法院;讨论新西兰怎样携手扩大的家庭保护儿童免受虐待和忽视;以及如何改善针对未能对儿童提供合适照顾的家庭提供的服务。
   同时,哈尔丁先生荣誉卓著:
   1999年,美国健康与公共事业部长授予他“收养杰出奖”-司法进步类
   1999年,美国公共事业协会之全国福利官员组织因他在儿童事业上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授予他“米切尔• 温德法学家杰出贡献奖”
   1997年,全国儿童律师协会授予他“杰出法律辩护奖”



一、概述
   总的话题是美国的儿童保护,从提纲可以看出,我将谈论四个主要话题:第一个话题是美国关于保护儿童不受虐待和忽视的法律;第二个话题是为必须从家中迁离的儿童提供照顾;第三个话题是美国法院在儿童保护中的角色;第四个话题是我们怎样努力保护儿童和他们父母的权利——通过制定谨慎的程序来预防误判和错误。
二、保护受虐待和忽视的儿童
  (一)美国联邦法律体系
   在我详细讨论美国关于儿童虐待和忽视问题之前,我首先需要简要说明一下,我们有一个联邦体系。我所说的联邦体系,是指国家权力在我们所说的州和我们所说的联邦政府之间存在着划分。在美国有50个州,每个州都拥有不同比例的美国领土。每个州都有自己的立法机构,这些立法机构通过大多数在本州实施的法律。联邦政府是美国的中央政府,也有一个全美国的立法机构——国会。国会有对全美国的一定的权力,但是其他权力由各州行使。所以在50个不同的州中,每个州所必须遵守的法律包括国会通过的法律和本州通过的法律。国会已通过了一定的关于如何处理儿童虐待和忽视案件的法律,这些法律全国都必须遵守。但是关于被虐待和忽视儿童的法律,大部分是由州立法机构通过的,所以任何一个州都适用联邦法律和州法律。
   大多数细节都留给各州来决定。现在我们研究一下美国关于儿童虐待和忽视案件的法律。
  (二)儿童虐待和忽视举报
◆ 州举报法律的起源
   让我们首先考虑儿童虐待和忽视举报法。
   在美国,最初规定举报儿童虐待和忽视的法律是20世纪60年代制定的。
   在那之前,专业人员和市民如果相信一个儿童处于紧急危险当中或者是已经发生了犯罪行为,可以向警察举报虐待。他们也可以就这些事件向其他政府机构举报。最初的举报法指导医生(医师)的举报。新法的支持者认为:因为只有医生有关于表明虐待的医学症状的相关知识,所以只有他们应该将家庭成员似乎已经在身体上伤害了孩子的情况进行举报。
   在几年内,美国的每一个州都已经制定了儿童虐待举报法。
◆ 谁必须举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州法拓展了举报人的范围,从医生到其他医学专业人士,到最终许多其他各类的儿童工作人员都应该举报。各州继续通过要求其他各类人举报儿童虐待和忽视的法律。
   随着许多种类的人都不得不举报儿童虐待和忽视,最终很明显各州需要雇佣和培训许多有技巧的人来接待儿童虐待和忽视的举报、调查案子和为儿童和家庭提供服务。
◆ 强制举报
   起初,对于儿童虐待与忽视的举报是否应该强制还是自愿是有争议的。在全美国范围内,其成为了强制性的。然而,在其他国家,儿童虐待和忽视举报仍旧是自愿的。在1993年,我访问了新西兰。尽管那时新西兰有一套组织良好的儿童保护体系,但是我了解到儿童虐待和忽视举报法律上规定是自愿的。尽管如此,关于儿童虐待与忽视的人均(与人口规模成比例)举报数要多于美国。很明显,关于强制举报法的适宜性有很重要的文化因素。如果因为传统文化的因素,人们不愿意举报,那么将举报作为强制性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如果强制举报极有可能导致过多的虚假举报,那么自愿举报可能是更合适的。
◆ 关于“什么是必须举报的”的界定
   举报法的另外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必须举报的内容。正如我刚才提到的,最早的美国举报法要求举报的仅仅是儿童身体的虐待,如残暴殴打和身体伤害。后来的举报法要求身体虐待和忽视都要举报。
今天的举报法也要求举报其他情况如儿童处于人身危险时,儿童没有受到必要的照顾和监管,以及儿童毫无必要地经历着严重的情绪问题时。另外,大多数州要求“有理由相信”或“有理由怀疑”一个儿童受到了虐待或忽视时要举报。Michael Wald教授和前虐待与忽视儿童国家中心主任Douglas Besharov律师帮助发展了要求举报儿童虐待与忽视的州法中使用的虐待和忽视的定义。
◆ 谁必须被举报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哪些人由于儿童虐待与忽视必须被举报。举报法中要求被认为对儿童有责任的人或组织的虐待和忽视要举报。对儿童有责任的人和组织可能包括,例如,托儿所、学校、寄养家庭、托儿机构和保姆。当然,父母或其他成人家庭成员也可能对儿童有责任。举报法不要求人们举报由陌生人实施的虐待或忽视事件。父母自主决定是否向警察举报这样的犯罪。我们认为大多数父母能被信任来决定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是对他们的孩子最好的。
  (三)儿童虐待和忽视调查
   在有了儿童虐待和忽视的举报之后,应该对该举报进行调查。根据本法律规定,所有举报的虐待和忽视案件必须要调查——除非举报的事实明显是假的。当然,如果举报的信息不是法律界定的虐待和忽视中真正的儿童虐待和忽视,就没有必要进行调查。当儿童虐待举报法第一次通过时,大多数的州没有雇佣足够的人调查关于儿童虐待和忽视的报告。在全国性组织的帮助下,一旦各州确定出每个调查员在一个月或者一年中应该要调查的案件和在这一时期他们能合理地调查的案件的数量,各州能很好地决定他们要雇佣多少人。正如你们可能期望的那样,各州已经逐渐地在这些调查方面更有技巧。他们已经学会对不同种类的报告做出不同的回应。例如,当收到性虐待举报或者儿童处于紧急的严重身体危险中的举报时,各州调查期限较短。但是如果危险不是很紧急或者不是很严重时,办案人员可以花长一点的时间去调查。
  (四)在儿童虐待的调查期间儿童迁离他们的家
   如果在调查期间证明儿童不能安全地留在家中怎么办?在美国的极端的案件中警察早就有这个权力。但是大多数警察官员不是培训来专门保护儿童和帮助有困难的家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人开始对警察有权在紧急情况下决定是否将儿童迁离家中这一点提出了批评。后来某些非政府机构被赋予了这项权力,但也受到了指责。有人认为在危险情况下,只有政府有权力将儿童迁离他们的家中。在美国,除了警察以外的公共儿童保护性服务在20世纪中期发展起来。在大多数美国人看来,接受举报、调查儿童虐待与忽视和将儿童迁离他们的家是与警察的活动根本上相似的。我们认为干预家庭是对父母宝贵权利的剥夺。在我们的社会里,人们只信赖政府来采取这种严厉的措施。在美国面临的一个重大的挑战是调查、监督和向家庭提供服务可能由同一人负责。同时调查和努力帮助父母是需要很大的灵敏度和技巧的事。然而,不可避免地,在儿童虐待和忽视的案件当中,相同的人必须同时提供帮助并记录家庭的成功与失败。在美国,是否将儿童迁离他们家中由警察和/或在保护被虐待和忽视的儿童方面是专家的其他政府雇员决定。专门保护被虐待和忽视儿童的其他政府雇员被称为“案件工作者”。在美国一些地方,警察和儿童保护案件工作者共同致力于儿童虐待和忽视的调查。警察和案件工作者的合作在最严重的案件中很频繁。例如,警察和案件工作者经常做对性虐待受害者的联合访问。美国现存的一个问题是我们需要更多像警察和案件工作者一样,拥有处理儿童虐待和忽视案件技巧的人员。我们的问题是很多案件工作者不知道怎样做好调查。并且很多警察不知道提供给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庭何种帮助。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警察专员和儿童保护工作者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一起工作和接受培训。
  (五)中央档案室
  政府机构从儿童虐待和忽视报告和调查中收集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录入专门的电脑数据库。这些电脑数据库被称为“儿童虐待和忽视中央档案室”。各州已经保持儿童虐待和忽视中央档案室多年了。下面是关于档案室的两个关键问题: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把信息录入中央档案室?我们将向谁公开中央档案室的信息?
   例如,当调查不能证明儿童虐待或忽视时,我们应该将中央档案室的信息公开吗?要想回答这些问题,必须区分两种电脑数据库。一种类型的数据库只提供给儿童保护机构和警方。另外一种类型的数据库用于外部机构和组织,用来帮助他们筛选申请从事儿童工作的人员。只有向外部机构和组织开放的数据库才能真正被称作中央档案室。然而,还有一些州尚不明白内部数据库和中央档案室的法律区别,这是必须记住的重要区别。联邦法律允许公共儿童保护机构维持儿童虐待和忽视报告与调查的内部数据库。机构甚至可以保持未被证实的报告。我认为,这是合理的。
   公共儿童保护机构需要一个关于先前的报告,甚至是未被证实的报告的内部数据库。公共机构需要这些信息来发现可能的虐待或忽视类型。它们也需要这些信息来确定哪些人一再作恶意或虚假的报告。一定要记住关于未被证实的报告的信息是严格保密的,不能与外部机构分享。
  相比之下,中央档案室向外部机构公开信息。它们不能保留或分享虚假和未被证实报告。许多未来的雇主可能不雇用被报告虐待或忽视儿童的人,甚至当报告被贴上虚假标签或是未被证实的时候,也一样。同样,大多数志愿者组织不会接收已经被报告虐待或忽视儿童的人作为志愿者来从事儿童工作,即使报告从未被证实也一样。在关于儿童虐待或忽视的信息被放入中央档案室之前,被指控的人应该有机会质疑该报告。为了使其有可能,在儿童保护机构决定有证据支持一份儿童虐待或忽视报告之后,该机构必须通知被报告人或机构它已决定将这些信息放入中央档案室。被报告人这时可以质疑该机构的决定。通常一个行政(非司法)审判庭将受理该质疑。如果该决定仍然不利于该被举报人,被举报人可以向法院上诉。只有这个程序结束之后,儿童保护机构才可以将这些信息放入中央档案室。有些州还没有遵循我已经描述的方法。一些州仍然没有分清内部数据库和适当的中央数据库之间的用法。我已经描述了美国的趋势,而且我个人认为,这是最好的方法。
  (六)为家庭提供的服务——预防寄养安置的需要使寄养儿童安全回归家庭
   儿童保护的另外一部分是尽力帮助家庭的服务。改造父母和保障儿童在家中安全的服务被称作“预防服务”,而改造在寄养中的儿童的父母的服务被称为“团圆服务”。这些服务包括,例如,集中的家中育儿指导。其他服务包括怎样作一名有效的家长的课程,基本的持家技巧指导,心理卫生咨询和帮助人们戒毒的治疗。如果预防和团圆服务是毫无组织的,那么这些服务在最需要时往往无法提供。另外,案件工作人员不能知道什么服务是正在提供的。这在一些州已经是个问题。
三、受虐待和忽视儿童的家庭外照料
  (一)一般——脱离孤儿院的运动
   在过去,美国的无家可归的儿童、父母吸毒或嗜酒如命的儿童,父母残暴或虐待的儿童,父母无能力抚养的儿童都被送进孤儿院。孤儿院只是简单的大的房屋或者其他建筑。在那里,成群的孩子一起被雇用来照顾他们的人抚养长大。孤儿院被批评是抚养孩子的糟糕的地方。有人抱怨孤儿院抚养的孩子往往走向犯罪或者成为无能力工作或者养家的人。最终,孤儿院关闭而被为儿童设立的寄养家庭照顾和专门的居住所所代替。
  (二)寄养家庭照顾
   大多数从他们自己家中迁出来的被虐待或忽视的儿童是被安置在其他家庭中。我们称这些其他家庭为“寄养家庭”。当儿童被安置在寄养家庭时,我们称其为“寄养家庭照顾”。寄养家庭可以是也可以不是这个孩子的亲戚。如果有亲戚愿意并且能够给孩子很好的照顾,并且将不允许孩子的父母继续他们的虐待或忽视,我们选择把孩子安置在亲戚那。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亲属,我们把孩子安置在与其没有关系的一个家庭当中。没有亲属关系的寄养家庭和一些亲属能够获得一些抚养孩子所需的费用。注意寄养家庭被认为是临时的父母。寄养父母将持续照顾孩子直到他们的父母能够足够的改进以使得孩子能够安全的回到家中或者很明显孩子的父母不能或将不会改进。有时,在很明显孩子的父母将不会改进的情况下,临时寄养家庭就成为孩子的永久家庭。受虐待和忽视的儿童往往有情绪问题或身体不适。照顾他们很困难。由于作为一个寄养父母并不容易而且避免选择自身可能伤害孩子的寄养父母是基本的要求,我们非常谨慎地选择和培训寄养父母。州政府制定关于寄养家庭资格的规定。有一个审查程序以确保寄养父母不是刑事罪犯,并且他们没有虐待或忽视过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接受关于怎样照顾寄养儿童的专门培训。
  (三)庇护所和居住照顾
   正如我所说的,大多数迁离家中的受虐待和忽视的儿童是送入了寄养家庭。然而,有些儿童是被安置在集体照顾中。在儿童保护机构尽力为儿童选择寄养家庭的同时,他们可能临时组建集体家庭。一些儿童在集体照顾中持续更长一段时间是因为他们在家庭的环境中无法正常生活——例如,由于精神疾病。庇护所有点像是临时的孤儿院。儿童一般在这样的庇护所呆几天或者可能达到两周或三周的时间。其他机构是专门为不能在家庭中居住的儿童设计的。这些机构、场所照顾可能被称作集体或居住照顾。与孤儿院不同的是,只有有特殊问题的儿童才能被安置在那里,而且它们为这些儿童提供特殊的治疗。政府监察和仔细监督庇护所和居住照顾是必要的。
  (四)家庭外安置的儿童的个案管理
   与儿童保护有关的另外一个重要领域是儿童被进入寄养照顾后的案件管理。无论什么时候儿童被安置在寄养照顾中,案件工作者都必须管理案件。这既包括生活在寄养家庭照顾中的儿童,也包括生活在庇护所和居住照顾中的儿童。案件管理要求案件工作者细心的照看。这意味着检查父母的行为,确保父母接受到服务并且为孩子提供服务。这意味着检查孩子,确保他们在寄养家庭中正在获得好的照顾,而且正在获得好的教育和医疗照顾。案件管理也意味着决定在他们的孩子回归之前父母必须做到什么;是否和什么时候孩子可以回到家中;以及什么时候为孩子寻找新的永久家庭。有足够的案件工作者管理案件以使他们能密切注意每个儿童的处境非常重要。在美国,每个案件工作者应该管理多少个案子有指导规定。有的州没有雇用足够的案件工作者来满足这个指导规定,但他们尽力使他们的案件工作者不是过度少于他们应该有的人数。这些年,在美国需要案件工作者管理的儿童数量已经减少了。
  (五)联邦寄养照顾改革法
   在寄养照顾在美国很普遍以后的几年,有很多人抱怨儿童在寄养照顾中的时间过长。也就是说,有人抱怨尽管寄养照顾应该是临时的,许多儿童却有可能在寄养照顾中成长,而未被送回家中或者未被安置在新的永久的家中。联邦法律要求各州为寄养儿童找到永久的家——或是回归家中或是送入新的永久的家中。联邦法律为这些行动设定了时间期限。结果儿童停留在寄养照顾中的时间被缩短了。但在美国,儿童停留在寄养照顾中的时间仍然因地而异。我们现在仍在努力确保在合理的期限内做出关于儿童寄养照顾的决定。
四、法院在保护被虐待和忽视儿童中的作用
  (一)“自愿的”(非司法的)寄养照顾安置
   “自愿的”寄养照顾是指可能通过对儿童虐待与忽视的调查以后,父母同意将他们的孩子送入寄养照顾。自愿的寄养照顾指在没有法院批准的情况下将受到虐待或忽视的儿童安置在寄养照顾中的时间延长。换句话说,儿童的父母同意寄养照顾并且政府在没有法院的批准情况下安置孩子。在美国,联邦法律限制“自愿寄养照顾”的使用。下面是一些支持自愿的协议,反对法院参与的意见。有些人相信自愿的安置能够使父母和案件工作者之间形成协作关系。他们认为,当父母和案件工作者合作时有可能取得更大的进步。他们认为法院的参与引起了更敌对和对抗的关系。还有,法院的费用是昂贵的。最后,法院的决定不灵活并且很难改变。
   下面是一些反对自愿的寄养照顾的意见。首先,一些所谓的“自愿的”暗示事实上不是真正自愿的。
   有时,父母是由于压力和隐含的威胁而同意的。父母可能同意将他们的孩子送进寄养照顾,是因为他们被告知这样他们以后更有机会把孩子带回去。第二,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法院的介入,太多的儿童没有必要地被迁离家中。第三,如果法院介入,寄养儿童更有机会进入永久家庭。这点是真的,因为尽管政府机构可能不做为难的决定,但是许多法院在法定期限内不得不做出决定。我个人认为,在美国限制自愿的(不是法院命令的)安置对寄养儿童有利。
  (二)州提起的法院诉讼
   在美国,如果州不将案子起诉到法院,则儿童不能迁离家中很长时间。当政府把一个儿童虐待和忽视的案子起诉到法院后,法院可以决定这个儿童是否将继续处于寄养照顾中。法院还可以限定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父母可以看望他们的孩子。当孩子仍然处于寄养照顾中时,将有一系列的庭审。法院将保留这个案子直到儿童回到家中并且被认为安全时,或者直到儿童被永久地安置在一个新的安全的家中。
   这些庭审不是刑事诉讼。也可能有刑事诉讼,但是它们是分开的。儿童虐待与忽视案件中的刑事法院案件是关于惩罚父母的。非刑事案件是决定比如孩子将住在哪,谁来照顾孩子和最后孩子的永久安置是怎样的问题的。
   中国可能适合也可能不适合有两个不同类型的法院诉讼来处理儿童虐待与忽视案件中国可能决定将儿童虐待与忽视的案子中刑事和非刑事案件进行合并。如果中国确实将这样的案件合并,那么它们将是很复杂的。如果这样的案子被合并,那么法院庭审将不得不既考虑惩罚问题又要注意怎样对孩子最有利这个问题。另一方面,中国可能选择在法院外作出关于家庭的决定。但是如果政府机构可以分离家庭,谁来保护这些家庭免受错判、误判和官员的报复?如果法院参与儿童虐待和忽视案子,对法院来说努力工作以确保他们在这些案子中很好表现很重要。在美国,许多法院做出决定太慢,使得儿童毫无必要地停留在寄养照顾中很长时间。在美国,我们不得不提供联邦资金以帮助州法院评估和改进它们在儿童虐待与忽视案件中的表现。我们也认识到,像政府机构一样,法院也得花很长时间来提高它们自己。
  (三)法院命令的服务
   在已证明父母虐待或忽视了儿童之后,法院有权向孩子的父母发布命令。例如,法院有权力命令虐待的父母一方搬出家中,而孩子和另一方父或母留在家中。在美国,这使得许多孩子有可能和他们的父母生活在一起而不是被送入寄养照顾。
   法院还有权力命令虐待或忽视的父母接受审查评估。例如,法院可能需要命令对父母进行心理卫生评估或者验血、头发或者唾液来确定孩子的父母是否最近吸毒或喝酒。
   最后,法院有权要求父母积极地接受治疗。例如,法院能命令父母接受心理卫生治疗、药物滥用治疗和关于儿童照顾和看管的培训。
   当法院有权命令父母接受评估和参加治疗时,这增强了公共儿童保护机构的权力。多数的法院关于评估和治疗的命令是应政府机构的要求做出的。在美国更复杂的问题是怎样实施该法院命令。毫无疑问,法官可以告诉父母如果他们不合作,他们将极有可能再也得不到对孩子的监护权。法官可以警告父母,如果他们不合作,他们将终止父母的权利,其他的成人或夫妻将最终收养他们的孩子。在美国,在一段合理的时间内父母没有改进,孩子回家仍不安全,法律允许终止他们的父母权利而允许收养。在大多数州,法官可以罚款或者短期监禁不遵守法院命令的父母。然而,许多法官不太愿意积极执行评估和治疗命令。
   另外,在一些州法官是否拥有这项权力不是很清晰。我相信有一些案子中法院命令的实施是必须的。目前的趋势是朝更严重的通过罚款和很简短的监禁执行法院命令的方向发展。相关的一个重要例子是“家庭毒品法院”。家庭毒品法院处理因父母吸毒或嗜酒而引起他们虐待或忽视他们的孩子的案件。家庭毒品法院频繁地审查治疗的进程。当父母成功时受到鼓励和表扬。如果父母不能接受毒品法院的定期毒品检查,他们将被判短期入狱。
  (四)公共机构的权力与法院的权力
   美国法律中的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是,法院是否能为儿童选择专门的寄养家庭和指定为孩子和家庭提供的特定服务。一些州的法官有这项权力一些州没有。
   支持对安置和服务完全由政府部门控制的人提出下面几点:第一,政府机构的案件工作者比法官更有关于安置与服务方面的专长;第二,案件工作者需要灵活性来决定什么是对儿童最有利的;第三,儿童保护机构需要能够组织安置和服务并管理预算。他们坚称如果法官可以决定安置和服务,将打乱政府机构的计划。
   支持由司法权力机构管理安置和服务的人提出下面几点:首先,这涉及到父母和儿童的重要权利。除非法院能解决关于安置和服务的纠纷,否则父母和儿童难免受到公共机构的任意性的或一知半解的决定的伤害;第二,他们指出法院在作关于安置和服务的判决时,通常实行自我约束来做出好的决定。多数法官是只有当他们相信政府机构已经犯了严重的错误时才推翻机构的决定。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样,不同的州关于法院在儿童虐待和忽视案件中的权力是不同的。
五、家庭隐私权
   我们的下一个话题是儿童保护案件中的家庭隐私权。正如你可能知道的那样,美国法律非常注重特定的人权。美国比许多其他国家更依赖律师、法院和书面协议(合同).换句话说,美国是一个相对的法治国家。一般说来,在儿童虐待和忽视案件中,美国的法官必须处理基本的和相对的法律权利。
   一方面,家庭有免受不当的国家干预的权利。另一方面,儿童有接受适当保护和照顾的权利。
   美国人认为,这些权利之间应该达到一定的平衡。达到适当的平衡提出了两个基本问题:政府介入或干预家庭的法定标准是什么?也就是说,国家如何确定父母做出什么行为或者儿童处于什么境地时将采取保护儿童的措施。另一个问题是,国家在试图保护儿童时应该遵循哪些程序?更具体地说,就是要求证据和举证达到什么程度才能采取不利于家庭的措施?做出这些决定时应履行哪些程序?从逻辑的角度来说,似乎是对家庭的介入或干预越深,采取的不利于家庭的措施的法定标准就必须更严格。同样,对家庭和孩子的干预的程度越深,法定程序就应该更完全。
   在美国这些原则是普遍的,但并不完全如此。像其他人一样,美国人认为儿童虐待与忽视是可耻的。其他人知道一个人被控儿童虐待或忽视,是件很令人震惊的事。在有些情况下,美国关于家庭隐私的法律是非常严格的。坦白地说,也是复杂、矛盾和混乱的。不同的法律处理学校档案、药物滥用治疗档案、公共福利档案、心理卫生档案、关于儿童虐待与忽视的档案、寄养照顾档案、收养档案、少年法院档案和许多其他档案的保密性。因此,我不建议谁都采用美国隐私法。
   另一方面,美国的经验中有值得借鉴的原则。我下面将提出七条这样的原则:第一,儿童保护机构应该对它的关于儿童和家庭的信息保密;这是最基本的原则。稍后我将说明有一些重要的例外情况;第二,在实施调查时,儿童保护机构需要能够从其他机构和组织中获得需要的档案;第三,从事儿童工作的人有义务应儿童保护机构的要求提供信息;第四,在工作需要时,儿童保护机构应该能够共享信息;例如,机构有时需要说明正在进行调查需要证人提供信息。另外,儿童保护机构有时需要与治疗人员共享调查结果以确保适当的治疗。当然,机构只在必要时和必要的限度内透漏信息;第五,研究人员应该能够获得机密资料;研究者不能透漏被研究者的身份。我意识到这些原则是一般性的广泛的,但是我相信它们是合理的保密法的一部分。
六、结论
   最后,在过去25年研究的基础上,就儿童保护服务问题我另外提出几点建议:第一,案件工作者的工作是复杂和困难的,我们需要提高雇佣要求。我们必须提供广泛和专门的关于调查、文件、医学术语、儿童发展、处理难缠的人、对于家庭和儿童的服务、治疗观念和执法等技巧的培训。从事儿童福利工作的人必须通过专门关于儿童福利需要的技巧的考试;第二,只有法院在案件中很好表现并且服务及时、组织良好,案件工作者才能很好的工作;第三,受虐待和忽视的儿童需要永久的家庭——或是能安全在家或是有新家;第四,我们了解到在美国为受虐待和忽视的儿童提供永久的家出乎意料地困难。这需要好的社会工作、好的和及时的服务和迅速公正的法院判决。在开展实验性工程时,我们需要对健全独立的评估支付报酬;一些虐待或忽视的案件非常严重和令人绝望,我们不需要尝试恢复这个家庭,而应该迅速地努力给儿童组织另外一个永久的家。这是美国最近总结出来的一个教训;最后,我们在使用志愿者时要非常注意。在美国,志愿者在儿童福利案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有时间做案件工作者和律师没时间做的事。他们可以有非常独立的最有利于儿童的看法。另一方面,很少有志愿者具有处理案件所需要的专业水准。他们不能替代好的案件工作者、官员、法官和律师。
   我仅希望美国能将这些教训谨记在心。在美国,我们认为我们的儿童保护和寄养照顾不是理想的。我们有很多问题和细致的工作去做以完善我们的体系。我们面临着给我们工作带来困难的更广泛的社会问题。然而,我们相信儿童保护和寄养照顾系统比三十年前好多了。我希望我提到的一些资料是有用的。我对有此机会陈述表示深深的感谢。

    推    荐

推荐文章

推荐图片

返回首页

法律咨询

全国最大的公益法律咨询平台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青少年:010-63813995/63835779
农民工:010-63813362/63859982
农村:  010-83802602
刑事:  010-57790697

图片文章

访爱尔兰刑事司法制度所得

张雪梅 2006年10月2128日,我与中国政法大学李宝岳教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吴革主任一同随国际司法桥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10-63813995/63835845    投稿或意见建议:iiccp@126.com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 京ICP备05080526号-1
© 200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