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010-63813995
010-63835845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聚焦 >

编织未成年人法律援助网

2011-10-13   来源:未知   peilei
青少年维权网(http://www.chinachild.org)所有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访市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
 
  我和佟丽华律师应该说已经很熟悉了,在我看来,他是个相当敬业的人。虽然他所做的很多事情在某些人看来并不值得。这几年,我采访过他很多次,有时是他主动打电话约我去。他说:这件事需要你们宣传一下,扩大一些影响,我们办起来会容易些。这些事都是公益的,他从没要求过我宣传他个人。
 
  前些天,佟丽华所在的致诚律师事务所又挂起“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牌子,这是全市首家民办法律援助机构。办成这件事是他多年的心愿。
 
  记者:你说“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成立是个标志性的事件,为什么要这样说?
  佟丽华:到目前为止,这个中心是全国第一家由司法行政系统正式批准的民办法律援助机构。法律援助机构在中国的发展目前只应该算是初期阶段,只有不到10年的实践。这些年,无论是政府推动的法律援助机构还是民间自发的法律援助机构应该都是在探索阶段。我们是在1995年4月在丰台成立了一个青少年法律援助工作站,1999年8月我们与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一起成立了“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记者:那么,“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与现在挂牌的中心有什么区别?
 
  佟丽华:过去,我们一直是以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名义开展法律援助与研究工作的,那时包括我们和在全社会比较有影响的其他几家民间的法律援助机构都是未经司法行政系统正式批准的。应该说,发动民间的人来积极参与法律援助工作是一件好事,但应给予规范。到目前为止,虽然存在着许多民间的法援机构,开展着法援工作,工作也得到了政府的某种程度的支持,但是这项工作没有得到有力的规范。今天,北京正式批准这个中心标志着政府已开始对条件成熟的、有能力开展民间法援工作的机构进行规范,也就是说把原来传统的法律援助志愿者工作纳入了政府管理的范围。
 
  我相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民办法律援助机构被政府批准,参与到中国的法援工作中来。同时也会有一些不符合条件的法援机构将来会退出这个领域。
 
  记者:如果这项工作没有得到政府的正式批准,你们在从事法援工作时会遇到什么困难?
 
  佟丽华:这一点我们体会很深,过去我们去法院,包括与司法系统的法律援助机关进行衔接,都面临着一定的困难。比如我们给法院开出的法律援助函,法院会认为不是正规的法援函,规范以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外开展工作了。
 
  记者:在这个中心挂牌以前,你们的“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都做了哪些工作?
 
  佟丽华:应该说,从1999年到现在,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各级司法行政系统包括共青团组织的支持,我们在中国的未成年人权利保护领域发挥了非常独特的作用。我们的工作可以分成以下几部分:一是法律咨询工作。我们中心设有两部咨询电话,面向全国提供义务法律咨询并为符合条件的权益受到侵害的未成年人提供法律援助。到目前为止,中心已为6000多人次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服务,涉及案件4000多件。二是法律援助工作。中心提供法律援助的案件主要集中在未成年人民事权利保障领域,对典型刑事案件进行关注。自成立以来,我们办理了60多件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典型案件。三是建立和发展中国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律师协作网。青少年法律援助律师协作网于1999年筹建,目的是推动中国出现一批专业化的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律师,在全国范围内推动未成年人权利保护工作。目前,全国已有120多名律师参加了这一网络,分别在全国24个省市,有的律师还在当地开通了法律帮助热线。
 
  记者:这个协作网怎样发挥作用?
 
  佟丽华:今年7月,中心接到湖南协作律师的电话,说有49名被分配到南方某地的大学生刚刚到单位,单位就提出解聘。这些大学生向湖南律师求助,可是无论是湖南律师还是中心律师,去南方某省办案都面临着很高的花费。于是,我们就向当地的协作律师提出请求,协作律师刘道东接到电话后,当天晚上就与大学生代表见面,不到一周案件就得到调解。这起案件正说明了协作网络的作用。
 
  第四项工作是与未成年人有关的法律研究工作。为了指导和配合法律咨询工作,我曾组织编写、出版了20多本工具书,其中《佟律师法律热线丛书》和《小小博士》分别获得司法部金剑文化工程三等奖和一等奖。我所写的《未成年人法学》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2002年10月,我们又在总结接待咨询和办理过的3000多个案例基础上编写、出版了《中国未成年人权利保护与犯罪预防工作指导全书》,这套书是目前中国未成年人权利保护与犯罪预防领域最全面的一本工具书。第五个工作是建设网站。2001年中心建立了“国际未成年人权益保障信息中心网站”,2002年 又建立了“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服务网站”,加强与国内外专家学者及此领域的人士的经验交流。同时,在英国救助儿童会的资金支持下,中心于2001年初创办了《为了孩子——未成年人权益保障在行动》杂志,每两个月出版一期,目前已出了14期;第六项工作就是积极地参与未成年人的普法工作。从2001年至2003年5月,中心接受邀请讲授法律课及开办法制讲座40余次,直接听课的人数达3万人。
 
  记者:你一直非常看重一名律师和政府工作之间的配合,过去,中心是如何在这一点上发挥作用的?
 
  佟丽华:我认为律师的工作一定要能推动政府工作和参与立法工作。目前,我国针对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立法并不健全,现有的法律又缺乏可操作性,有些案件在寻求司法帮助时,由于缺乏相关的、有效的法律依据而无法维护那些处于困境之中的孩子的权益,这使我们意识到立法对于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重要性。因此,我们经常通过参加调研会议、为有关部门出具专题报告和法律意见等方式提出立法建议,推动、参与未成年人权利保护与犯罪预防的立法及法律修改工作。2003年3月,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委托我负责“中国儿童立法体系现状及发展规划”的研究项目,我还先后参与了《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立法修改的调研工作,并就北京市及国家《法律援助条例》的调研和草拟提出了很多意见。律师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把个人的力量与社会的力量和政府的工作结合起来,才能发挥重要作用。这些年,我们一直积极配合相关司法部门的工作,探索出了一条政府与民间组织合作的新模式,在北京市的未成年人权利保护工作方面走出了一条新路,使北京市的未成年人权利保护工作走上了依法开展、优势互补的轨道。
 
  记者:我知道,你一直在做一项很难的事业。现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已由司法部门正式批准了,你最想做的工作是什么?
 
  佟丽华:中国很大,仅仅依靠少数律师来解决这一领域的工作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多的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专业律师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新的中心成立后,我们要全力推动北京出现一批积极从事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工作的律师志愿者。虽然政府对法律援助工作越来越重视,但在一定的时期内,中国对法律援助志愿者的需求还会是非常大的,我认为律师是有能力以志愿者的身份为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作出贡献的。而积极参与这项工作的就是市律协未成年保护专业委员会。市律协前段时间下发了一个通知,希望有志于此项工作的律师报名参加这项工作。通知下发后我曾很担心,担心报名的不多,但实际上情况是比较理想的,现在已有110多名律师报名。下一步我们会对这些人进行培训,之后他们被推荐到所在区县的司法局的法援中心。还会陆续有人参与进来,也会有人退出去。我们会经历一个渐渐完善的过程,我相信,如果北京有更多的经过培训的专业律师参与到未成年人的权利保护当中来,那一定会实质性地推动本市这项工作的发展。
 
  记者:成立了这个网络有什么好处?
 
  佟丽华:以前当远郊区县发生未成年人权利受到侵害案件时,单靠我们中心的律师去办有局限性,对一些突发事件应急就会慢,费用也会高,如果经过培训的律师能保持在100人,就能保障每个区县都有我们的专业律师,如果哪个区县出现案件,这些律师就可以快速出击,进行法律援助。
 
  记者:有没有想过在全国推广这样的网络?
 
  佟丽华:北京这个网络就要建成了,全国的网络我们一直在推进。我们希望以北京的网络做一个探索和试验。
 
  记者:当一个孩子的权利受到伤害时,他怎样找律师进行维权?
 
  佟丽华:一个方法是可以到我们中心来,另外也可以打我们的两部热线电话:63813995和63813362。如果是远郊区县的未成年人,我们会帮他安排当地律师就近咨询。
 
  记者:民间的法援机构与政府的法援机构怎样配合?
 
  佟丽华:政府在整个工作中起的是组织、领导的核心作用,我们只是在专项领域积极参与和配合政府的工作,同时要加强专项领域的研究工作,希望在这个领域能成为政府的智囊。目前,官方专门的未成年人法援中心还没有,这个中心成立以后应该说是对政府的法援机构的一个补充。
 
  记者:今后办案有什么便利条件?
 
  佟丽华:可以开正式的法援函。出现问题会有市司法局与有关司法部门协调,各有关部门应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
 
  记者:你现在的经费问题怎样解决?
 
  佟丽华:我们肯定是缺少经费的。在今后的发展中,对我们中心人员和业务的规范是靠我们自己的力量能做到的,但在经费上却是需要司法局大力支持的。律师参与法援工作,作为律师行业协会怎样给以鼓励和支持也是需要政府考虑的。目前政府的经费主要给了政府的法援机构,我们主要还是靠社会赞助。但我相信会好起来的。
 
  记者:对加入中心的律师志愿者有什么要求吗?
 
  佟丽华:我们有一个硬性的要求,一年一位律师至少办两个未成年人的法援案件。还有就是,志愿者还应参与到本地区的未成年人法律服务和普法工作当中去。假如北京市有100名律师参与进来,本市未成年人维权问题就能得到解决。
 
  本报记者 汪红 文并摄
 

法律咨询

全国最大的公益法律咨询平台

咨询热线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青少年:010-63813995/63835779
农民工:010-63813362/63859982
农村:  010-83802602
刑事:  010-57790697

图片文章

警惕父母携带未成年子女流浪乞讨现象反复发生

经过各级政府部门对流浪乞讨现象和拐卖儿童案件的打击、整治和救助,未成年人流浪乞讨现象逐渐减少。但是2014年上半年

监护监督之难,从头说起

昨天傍晚走在美国的大街上,跟一个来自中国的朋友聊天,她说,从怀孕后开始关注美国这个社会对儿童的具体制度和实践,

韩晶晶:花季少女毁容案的悲剧应该如何避免

2011年发生的花季少女被毁容案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案件首先令人震惊的是年仅16岁的陶某采取如此残忍的手段伤害同是处

再次呼吁取消“嫖宿幼女罪”

看了南方周末长文《嫖宿幼女罪,被指恶法有点冤存废之争:民间热,业界冷》,感觉有很多话还是要说,如果说真的业界冷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10-63813995/63835845    投稿或意见建议:iiccp@126.com
高级搜索 | 网站地图 |  | 京ICP备05080526号-1
© 2001-2012 All Rights Reserved